Roundtable forum

圆桌论坛

8月6日,“进化与蜕变——2017伟德国际财富管理系列高峰论坛”第二站在青岛香格里拉饭店成功举办。本次论坛以“论道青岛●财富升级,从海洋到未来”为主题,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众多行业大咖,共同就一系列话题展开碰撞交流,论道未来财富升级方向与路径。

汉富资本合伙人杨彬、汉富资本合伙人黄立海、汉富控股财富管理事业群产品中心总经理庄磊、汉富控股财富管理事业群产品中心产品总监吴强就从青岛“制造“到青岛”智造“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度沟通探讨。

 2.png

以下为论坛发言实录:


主持人:您对以上四位分享嘉宾的回答还满意吗?如果满意,掌声响起来。谢谢四位。这场关于青岛的再崛起的论坛,就圆满接近了尾声。接下来进行第二场论坛。这场论坛将更为微观,以上几位嘉宾都情不自禁说了,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围绕着地产、股权,不同的品类,他们有多专业,又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呢?大家开始第二场的论坛,从青岛制造,到青岛智造。有请汉富资本合伙人杨彬,汉富资本合伙人黄立海,第三位是汉富控股财富管理事业群产品中心总经理庄磊,汉富控股财富管理事业产品中心产品总监吴强。

   

主持人:我觉得这场基本不需要我了,因为各位的专长足够撑起接下来的一小时。大家非常的专业,但是为了让青岛峰会,论道青岛更具有青岛特色,大家还是从青岛讲起。还是那个问题,四位跟青岛的渊源在哪里?先从杨彬,从汉富不动产开始,一听是研究房子的。

   

杨彬:我就是青岛人。

   

主持人:你真青岛,还是青岛女婿?

   

杨  彬:真青岛。在胶东路,说话有海蛎子味。

   

主持人:您稍候会跟大家围绕什么方面跟大家分享呢?

   

杨  彬:今天一直在讲制造,房地产挺突兀的,但是房地产归为另类投资,本来就挺另类,一会儿我会讲房地产的事。

   

主持人:黄立海先生,您跟青岛的缘分在哪里?

   

黄立海:跟青岛的缘分不多,以前也是来过几次,往往都是一些开会,开一些策略会或其它类的会。青岛的上市企业也是有过一些接触,但是确实不多。

   

主持人:今天来您的理由也很清晰,因为大家有钱,钱在这儿,大家就来青岛。第三位,庄磊先生负责汉富固定收益类产品中心,您跟青岛什么关系?

   

庄  磊:我家也是山东的沿海城市,东营,离青岛也不算远。我个人感觉,我跟青岛的缘分还是比较深的,包括在青岛这边我也有很多的大学同学,都在这里。包括我之前读大学,还有读研究生的时候,我之前也一直在看青岛的上市企业,也看了不少,其实我印象比较深的,像青岛啤酒,因为那会儿我印象中,在90年代末的时候,青岛啤酒的股价还一直比较低,可能几块钱。最近我一看,这个股价都三十多了。还有青岛海尔,青岛海尔好像是股价以前比较低的,2015年10送10以后,现在也高了。青岛跟整个经济向消费转型,也是关联性挺密切的。可以从青岛的这些上市企业这边看到,最近十几年,整个中国经济基本上都变成了消费主导型的,事实上青岛好多的知名的上市企业也都是消费主导型的。所以基本上是伴随整个中国经济的成长而成长,这是我谈的一点初步的体会。

   

主持人:谢谢。我作为主持人,也很激动,也很紧张,我发现这轮演讲的四位演讲嘉宾,他们都是拿着小抄,做了充分的准备。所以接下来的论坛会非常精彩,吴强你看起来特别自信,你跟青岛缘分很高吗?

   

吴  强:我是做采购资产的,我是天天跟海尔、海信采购资产打架,做理财产品,所以全国各地的财富管理企业,可能机构都来这里采购资产,做理财产品。所以青岛是一个大家群起打架的,所以我跟这边的渊源就是资产打架。

   

主持人:你是负责海外资产配置,来自海外对青岛资产的配置需求强吗?

   

吴  强:在企业海外资产和境外的资产,大家都做采购。比如说青岛本地,对于做海外市场是否强烈,我觉得现在平均应该是20%的客人,有海外资产的强烈需求。我只能说到20%这个数字。

   

主持人:今天大家这场论坛是围绕着青岛的制造到智造,在青岛这片大地上,无数的专家已经论证过的,它的港口经济,它的五朵金花,但是在崛起的过程中,也体现了一种趋势,就是财富是靠创新积累的。大家相信像青岛的海尔、海信等优质的企业,也开始频繁拥抱互联网、物联网,所以今天的制造到智造,哪位嘉宾体会最深?无论资产在采购过程中,还是青岛地产观察上,您看到青岛创新的资产是哪种智慧呢?地产是经济的晴雨表,您研究青岛的经济增长点是什么地方?

   

杨  彬:如果从地产角度来看,就看城市发展和空间内容的变化,因为我小时候一直在问一个问题,我家在市北区,为什么在南边还叫市北区?长大以后才明白,本来是城市最北边,现在已经是城市的南端了。到今天,青岛整个地区,东边到鳌山湾,西边到灵山湾。青岛从过去的旅游城市,慢慢向一个同时有旅游和工业都偏重的城市转化。这就是城市内核里面的内容在变化。像大家小的时候,只有沿海的八大关、栈桥,都是景区那一片,商业中山路,那时候的工业就是以港口为主的,早期青岛纺织,后来海尔、海信这批电器企业。到最近,青岛有两个规划大的片区,青岛三湾,胶州湾,鳌山湾,灵山湾。青岛人都知道,鳌山湾就是在东部,往田横岛方向去。现在山东大学也是在那个位置,中科院海洋所等等,“蛟龙号”的母港也是在那个位置。西边是董家口,叫灵山湾,“辽宁号”母港在那边。胶州湾片区,原来不是青岛市中心的旅游商业和为主的,一说起青岛,外地人就觉得是旅游城市。有山大、中科院海洋所。在灵山湾方向,董家口上个月刚去的,即便是旅游,金沙滩延伸到万达的影视基地,到红树林这样新的旅游度假村,还有很多的特色的小镇,而这些小镇也都是以产业为导向的在开始发展的。以及“辽宁号”母港旁边的军民融合产业园。在这些产业融合上,我发现青岛整个工业,因为我以前知道青岛的工业是以纺织到轻工,现在到重装备的,黄岛区是造船的,还有偏北边的中德产业园,都是以“智”为代表的产业方向。所以我觉得青岛的架式从地产角度来看,已经拉开来了。

   

主持人:我特感动,终于非常配合我,回归一下主题——智造,靠智慧,青岛在不断崛起,走向更好的未来。我能再追问一下一个新的问题吗?您刚才如数家珍说了一下青岛的地理格局和发展特点。但是中国房地产投资的黄金时期,大家都认为过去了,传统制造业增长的长期最高峰也过去了,也还有认为一线城市的红利也结束了,但是有一个小窗口,说二三线城市和卫星城市的地产是未来的投资机会,这个观点适用于青岛吗?青岛的房地产值得投吗?

   

杨  彬:这在国际上是逆城市化,城市聚集,到一定程度,人口密集。青岛90年代是400万人口,2014年900万人口,需要疏散人口,一个核心的城区带动周边的一个小镇,而且这里面在汉富大家一直是作为一个重点,汉富还有一个专门的演讲就是小镇。这个小镇现在国务院一直有各种文件在倡导鼓励,其实就是在这种核心城市人口聚集到一定程度,一个逆城市化的过程,美国是在70年代,因为有了汽车交通方便了,大家现在也是汽车再加上高铁,甚至中午吃饭刘院长说已经靠通航,私人飞机和直升机的,这就是现代科技使得交通半径减少以后发生的,但是需要谨慎乐观,人的活动范围比较有限,大家老城区一千万很拥挤,往外扩充出去,很快看不到影了。这绝对不是过去你买的房子,转眼就能涨价的局面了。小镇我这一两年关注比较多,其实说不好听的,咱们关起门,都是投资人。现在各全国做的小镇,真的是多如牛毛,可能90%以上要死掉的。房地产确实过了最高峰的一个时代了。

   

主持人:我以为马上要说答案了,就是小镇可看,但是你自己不能去看,因为90%的小镇都是要死掉的,通过谁看呢?必须要通过你看,靠你投。

   

杨  彬:专业的投资管理机构,其实一定是如此的,我1992年进入房地产行业,当时印象非常深刻的一个广告牌,叫“地生金、房生银,房地产里生钻石(音)”,这个项目现在已经死掉了。第一个阶段,城市人口在聚集,同时钱也在聚集,房价为什么这么快,地价我没有比较北京、青岛的,上海我一直在举一个例子,1992年台湾人买的地,3.3万一平方米,2003年卖给和生(音),翻了一倍,很高兴。但今天,翻了20倍。德林公寓(音)和周边交易的价格,是4倍的价格。你去买房子的时候,问他值多少钱,拿地多少钱,要赚多少钱,周边土地的稀缺性会到很高的位置。但是大家有没有看另外的一点,大家买房子赚钱,搞房地产投资,很重要的是当期你买的房子都租出去了,市南平均房价5万左右,五千元的租金,扣去乱七八糟,收益率就是1%,如果不希望未来卖掉,你是亏本的。所以我不买房子,郭露总也不买房子,在北京。这个房价以前在城市快速扩张的阶段,大家知道未来这个房价以及过去的货币也是一个快速的增发阶段,这个时期已经过去了,你现在再盲目去买很多的房子,一旦房价出现下滑的趋势,它是不动产,你是无处可逃的。1997年香港亚洲金融风暴,现在房价还没有回去。但是今天青岛房价5万元,租金5千元,你自己要掂量,这不叫投资,是解决一个需求。再接下来,你要做房地产投资的时候,怎么做?房地产开发项目的股权,个人只有一个渠道,小镇里面可能有比较大的空间,因为现在的土地价格低,未来城市发展过去,所以未来会增长。第二是在存量市场,去年整个金额是6.9万亿,北上广深已经超过一手房的交易,美国市场存量是10%,增量是1%,增量就是新建的。这就更需要专业团队,最够大的体量,才能收购资产,最重要是如何收到资金。进入存量以后这就是轻资产的问题,与房地产相关的也有很多,大家投的也是股权领域的,到的今天一定是分开的,到了一起还是房地产。

   

主持人:我尽其所能挖掘一下第二位嘉宾,汉富资本合伙人黄立海先生,您是做股权和股票市场的,我看了一组数据,青岛市上市企业是有41家,计划上市企业总数超过了200家,在您管理的过程中,青岛这个区域的上市企业,你们都有什么样的布局,给大家在座的各位高净值客户又有什么样的投资机会呢?

   

黄立海:主持人的这个问题不太好回答。的确在青岛的上市企业中,大家其实项目比较少。青岛已上市的企业里面也不多。

   

主持人:原因何在?青岛人需要一个说明。

   

黄立海:我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因为大家每天做的工作就是不断看项目、出差,寻找优秀的项目,因为大家的工作就是给咱们的投资人带来回报。所以其实说今天整个大的话题来看,比如说青岛制造,从制造业到智能的智造,其实真的是政府官员或者经济学家,或者城市规划他们需要重点考虑的问题,其实对于大家而言,可能就是从看到的很多项目的侧面,能够有一些感知,也许有一些建议和贡献,但是其实对大家而言,真的是每天到处去跑。从大家跑的轨迹来看,就发现其实出差主要就是在珠三角和长三角。

   

主持人:就是心在青岛,为青岛的客户发财致富努力,但是脚步是踏遍世界的。

   

黄立海:主要在珠三角、长三角,再就是京津冀。其实中国最优秀的一批企业,就这几个三角区,对于在座投资人而言其实无所谓,最重要就是您多余的财富,其实并不一定,当然青岛如果有优秀的企业,可以投资在青岛,但其实并不一定,你的配置肯定是全国的,乃至全球的。所以虽然大家身在青岛,但是可以把钱投在最优秀的企业里去,这一批最优秀的企业可能不一定在青岛,如果在青岛更好。

   

主持人:青岛已经有海尔、海信了,您都看到什么好的方向和机会,是值得这个钱去流动的?

   

黄立海:关于制造业的,因为高端制造也是汉富关注的一个领域,今天的会议主题,一共有四个字,进化和蜕变,我更有感触的是进化。中国制造业,只有不断进化的企业,才能持续的成长乃至伟大。其实在青岛来看,在90年代初,其实有一批非常优秀的企业的。我今天稍微做了一点功课,实际上大家对比一下数据就发现,就是这20年的进化,其实企业已经有很大的差异了。大家看到海尔,在青岛的企业里面进化得算是比较好的。当初海尔和美的,其实海尔比美的、GREE当时都要有名,都要大一些,现在看海尔是800亿市值,海信市值已经掉下来了,只有182亿的市值,而澳柯玛,就是当初的这三家制造业的,做冰箱、冰柜的龙头,其实澳柯玛已经掉队了,只有48亿的市值,利润只有两千多万,但是美的是中国家电企业第一个突破两千亿市值的企业,现在是2500多亿,而美的净利润有158亿,就是去年。美的跟海尔已经是有比较大的差距了。

更加伟大的企业是在深圳,是在HUAWEI。HUAWEI是5800亿的收入,利润估计在四五百亿。其实在二十年前,两家企业,比如说大家经常讲的联想和HUAWEI,这二十年的进化来看,一家在不断进化,在迭代,而另一家其实从高峰往下走。现在联想集团的收入是400多亿,利润只有五个亿,而HUAWEI一年的研发费用就是500亿。名声差不多,但是差别很大了。从简单制造到真正高端制造,这几十年的进化来看,就是看哪家企业持续技术投入,有好的人才,才能成长、乃至伟大。

   

主持人:我都想情不自禁鼓掌。黄总讲得确实好,虽然没有具体讲出哪只股票和项目,但是讲出方法论,商业从现象看本质,让大家在座各位挺受益的,至少我这个小老百姓受益了一下。追问下一位嘉宾,这位嘉宾,大家讲再多的宏观产业和不同的标的,跟在座的各位如果你们是伟德国际的客户,还不是,我也正在学习,最重要的一个端口可能就是伟德国际的产品是怎么设计的,我如何把我手上的财富和在座的各位在讲的各种投资机会相结合?大家就要请教他了。来自汉富控股的产品中心总经理庄磊先生。

   

庄  磊:大家汉富的产品设计,基本上就是以客户为导向的,大的产品品类,上午韩总也提到过了,基本分为三大类,固收类、浮动类,还有固收+浮动。固收类的产品,主要是供应链金融的,还包括不动产基金的,还有海外的资产配置。浮动收益类的,主要是PE、VC股权类的产品。还有固定+浮动的,还有一部分是包括不动产基金,还有前端给客户的固定收益,后端有相应分成的这种。另外还有其它类的资产。基本的原则,因为目前的客户,还是对这种固定收益类的产品,这种需求还是比较旺盛的,大家产品中心这边也有很多的采集团队,也是专门全国各地采集相应的固收类的资产,像股权类资产,主要由企业的合伙人团队提供股权类的资产。另外提到了创新跟财富管理,我这边也有自己的一些想法。财富管理跟创新相结合,首要一点是千万不能偏离了,你无论这个财富管理跟创新怎么结合,有一个基本点是一定要把握住的,这个财富管理一定要服务实体经济。你一定要服务相应的产业,就是你真正财富管理获得的相应收益,最终要给到客户的投资受益,都是来源于实体经济,而不是说投资者的钱,募集过来之后,在整个虚拟经济里面空转,如果是这样的话,可能就变成了一个庞氏骗局。大家企业所做的这些财富管理,其实无论是通过何种渠道,最终都是真正的服务实体经济的,包括上午韩总也提到过,服务实体经济,大家这边像这种股权类的,服务实体经济的,大家一个主要的体现就是一方面会侧重于大健康,还有人工智能,还有其它的,最终目的就是通过在实体经济获得的收益,来反哺投资者。这个就是我的一个基本的想法。

   

主持人: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决定未来的发展方向。看来伟德国际整个团队非常符合金融扶持实体经济这样一个正确的价值观,给大家客户带来稳定的增加回报。

   

主持人:问题阐述很深刻,大家就想听听解决方案。

   

吴  强:拉回来说海外资产配置大家有什么样的配置需求?今天上午管老师一句话,已经把我今天想说的概括完毕了,他就说股权、债权,再增加一些海外保险、海外信托、包括自我自身价值增值。所以海外股权,拉回来和青岛这边相关的,为什么今天都带小抄,因为确实有一些细节,光凭脑子临时说,很容易会发散出去。在青岛是一个生产制造升级的城市,我也选了几个,在股权上面可能会比较容易理解,因为是外贸型城市,智慧升级城市,这里面刚才哪位老师也说了新材料,像石墨烯。石墨烯在山东这边大家已经看了一些企业,甚至拿石墨烯去做卫生巾,因为石墨烯具有绝缘和消毒的作用,都是新材料。其次是跨境物流企业,因为咱们有大型的几个大的生产厂,所以跨境物流在这块是比较发达的。IR和AR就不用说了,向智慧城市升级一定会用到这块。区块链这块在智慧升级也是一样,和重工业城市在未来的轻资产化上,可能会用到区块链这种技术。物联网的安全,为什么说到这个,因为智慧城市一旦起来,是一个物联网的概念,就会碰到一个网络安全的问题,所以大家可以关注这方面的股权。海外教育,这个不展开了,因为我觉得是个老百姓,他基本上都会关注这个方向。还有说到固收,也说青岛这边会比较特色的固定收益产品,刚才说跟别人打架,就是去海尔、海信去采集供应链金融,它是一个很容易让大家去做保理、小贷、融资租赁的固定资产。还有一个海外不动产,早上韩总也说了,大家在做的一个不动产项目,年回报率做到11.5%,周期就三年。这是比较符合在海外投资的一种产品。

海外信托,家族信托,这个不展开了。最后就是投资自己,我说了这么多,如果大家听不懂,那实际上效率就大减,所以大家现在伟德国际也有增值服务,带着客人出去以色列、美国、欧洲,一块儿去游学,考察企业,这些我还是非常欢迎大家跟着一起走一走,把自己的常识面提升一下,海外投资在这里面就已经寻找到一些灵感。

   

主持人:谢谢。投资如人生,都是要看周期,要看机会的。谢谢四位非常真诚的分享。按照上一场的规矩也是,即使有很多的选择,还是要有可为,有不可为,你们都是买卖,受人之托,代人理财。在你的信仰中,什么样是健康的财富观?

   

杨  彬:还是要理性的,很多人在房地产赚钱,只是赶上周期而已,如果想继续靠这个理财,就容易掉在里面。房地产作为一个大类,在每个人的理财服务中都是必不可少的。但是从这一个房地产投资角度,一定是现在过了一个随便坐在哪个地方都能买套房子赚钱的机会,更需要谨慎审慎稳健思考。

   

主持人:谨慎、稳健。黄立海先生。

   

黄立海:我建议,还是对多数投资人而言,稳健的增长是非常关键的。再一个,可能就是配置。多数的配置,还是以固定收益为指标的选择。中间有一部分是可以投资于股权,这样配置下来,不至于让自己的财富会面临巨大的风险。尤其是不要去博这种机会,好像一夜之间就能够暴富一样,还是要稳健控制风险,这样财富增值同时,大家还是要能够睡得着觉,这样你的人生才不至于有这种大起大落。

   

主持人:谢谢,均衡配置,控制风险。庄磊。

   

庄  磊:我的观点是投资有风险,如果仅仅关注一时的高收益,去博这种投资,实际跟赌博无异。所以我的观点是,还是要坚持长期价值投资。其实历史上,尤其A股这种血的教训也是不少,好像之前我看到过一个资料,就是中国的第一批A股操盘手,真正存活到现在的,当时是十大操盘手,真正存活到现在的,没有破产或者是没有进到监狱的,可能只有一个人。其他的人或者是已经破产了,或者是已经消声匿迹了。仅仅存活下来的这个人,他坚持的原则,他也并不是博取高收益,设定自己的止盈和止损,如果要亏损5%,就无条件止损。所以不要图一时的高收益,去冒太大的风险。风险跟收益始终是对称的,还是要坚持长期价值投资。

   

主持人:谢谢庄磊,坚持价值投资,在设置目标的时候,也给自己画条底线。

   

吴  强:七个字,多学习、实事求是。多学习,刚才已经说过了,实事求是就是在投资上面,要按照自己的心理走,按照自己的资产实际情况走,不能太冒进,觉得股权很棒,多投一点,或者自己实际没有看懂,拖拖拉拉,这波行情就过了。我说这个实事求是,不是说不投,而是实事求是,真的要按照自己的实际情况,分析清楚之后,就要勇敢下注了。实事求是、多学习是我的观点。


北京市朝阳区向军北里28号院瀚海学问大厦

400 010 688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