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圆桌论坛

8月6日,“进化与蜕变——2017伟德国际财富管理系列高峰论坛”第二站在青岛香格里拉饭店成功举办。本次论坛以“论道青岛●财富升级,从海洋到未来”为主题,汇集知名经济学家与众多行业大咖,共同就一系列话题展开碰撞交流,论道未来财富升级方向与路径。

在当天举行的首个圆桌论坛上,民生证券副总裁、研究院院长管清友,中国海洋大学经济学院副院长、博士生导师刘曙光,汉富控股总裁郭露,汉富控股资产管理事业群总裁兼中开金资产管理有限企业负责人任劲就“青岛的再崛起之路“这一话题进行了深度沟通探讨。

 1.png


以下为论坛发言实录:

 

主持人:大家下午好,欢迎回来,回到“论道青岛·财富升级”,我本人是安徽黄山人,现在定居在北京。每次到青岛,都怀有向往,这里的城市美丽,这里的人也美好,青岛也一次次给其它城市带来示范效应。所以今天下午大家以在座各位600多位嘉宾的家乡为基地,探讨财富管理的经验。下午的议程,给大家安排的是两场圆桌讨论,大家将邀请管清友院长、刘曙光院长、郭露总裁、任劲总裁以及汉富的各位合伙人、各位业务板块负责人,共同就“青岛的再崛起之路”和从“‘青岛制造’到‘青岛智造’”这两个具体话题展开深入探讨,剖析青岛样本,借鉴青岛经验,探索未来财富升级新路径,相信将会带给大家更多惊喜。

   

今天这场论坛,虽然我主持过几百场,但是今天的这两场,让我无比的紧张,因为它有一个无比关键的词,就是青岛。现场是青岛的朋友或者是山东青岛附近的朋友,请举起各位的手。可见,专家在台下。台上是青岛的朋友,也请您举起您的手,大家来自海洋大学的刘教授举起了手,我知道您可能不是青岛人,可能是青岛人的女婿。现在在中国海洋大学,将来的让大家六位分享嘉宾先自报家门,如果您不是来自于青岛,那大家今天要围绕着青岛再崛起的机会,你们跟青岛最大的情结在什么地方?大家从管清友老师开始。

   

管清友:我是山东老乡,离青岛也非常近,青岛非常有特点,早在90年代中期,当时俞正声书记在这里当书记的时候,对青岛的推动特别大。最近几年青岛也做的几件大事。我也感觉作为一个经济和金融研究工编辑,我也感觉在最近几年的城市竞争当中,有一些甚至不如青岛的原来一些城市,这几年发展非常快。产业的升级、交通基础设施的改进非常之快。对青岛而言是存在着追赶,有一些城市是存在着超越。

我不是一个土生土长的青岛人,但是从一个外边的人的眼光来看,可能更清楚、更客观。

   

主持人:谢谢管院长,下面大家听听郭露女士,与青岛和高净值客户有什么样的缘分?

   

郭  露::我说实话,我对青岛了解不是太多,但是对山东有不一样的感受。在2008年—2012年、2013年的样子,因为这个期间,那个时候我还在一线,一直在每个企业去看,每个企业去跑,做投行和投资。实际那个期间我来山东很多很多次,反而这些年我虽然到了中后台,大家也在看很多山东的企业,在汉富这个机构接触的数量,是有很大量级的减少,这个确实有不一样的体会。说实话,因为我看项目比较多,过去的这些年。山东省是我到过的所有省份里面,到过地级市、县级市里面最多的一个,山东这几年很多项目是可以看的。当然,青岛也是很重要的一个地方,在当时的那个年代。青岛仍然还在山东,甚至在整个北方都可以说是一枝独秀,或者是一个佼佼者。但从整个全国范围来看,可能确实是从投资的角度,从资管的角度,我觉得青岛确实是大家需要好好把它再做做工作的。

   

主持人:在中国大地上,关于各种的财富和经济论坛,是如火如荼,但是往往大家听到的都是唱赞歌和一片形势大好,只有真正理性和良心的嘉宾才会跟你说大家值得反思,大家值得向更多的其它城市和地域进行经验的汲取。所以我也希翼今天这个风格一直贯穿下去,大家都讲真话,说真言,然后发真财。第三位嘉宾,您是已经定居在青岛了,想必这里一定有吸引您的地方。

   

刘曙光:谢谢主持人,我是2003年毕业留在青岛,现在仍然客居在青岛。既然是客,还要居在青岛,从小是生长在德州,荒旱地,一到春天狂风沙,青岛在海边,是一个选择。我硕士、博士毕业以后,在长春,在东北内陆,我导师是搞出海口的问题研究,我工作的时候想能不能到有出海口的地方工作,青岛又在出海口,又在山东,想来想去就留在了青岛。基本客居在青岛,但是青岛话不大会说,听能听懂。

   

主持人:刘院长是经济学院的院长,但是没有说任何关于经济的话题。他是觉得青岛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所以最后选择留在青岛。下面有请任劲先生,您是江苏人,在北京工作,但是今天赶着飞机,晚上还要赶飞机回北京。青岛跟您有什么缘分?

   

任  劲:主持人说有没有青岛人,说在座的有没有青岛或山东人?我也没有举手,但是我现在忽然想起来,我得稍微举一下手,为什么?因为我不是青岛的女婿,是山东的女婿,我岳父是文登人,虽然我没有去过。但是青岛这个城市,在我工作以来,可能是来得比较多的一个地方。90年代,在别的机构工作,大家也都知道,90年代中国资本市场的一个特点就是国企改制重组上市,那时候首选地都是香港市场。所以大家也都知道第一个H股实际上就是青岛的青岛啤酒,1993年在香港证券市场上市。我原来在中国银行工作,中行也是主成交商。所以从那时候开始就跟青岛结下这么一个缘分。那时候跑青岛,主要是青岛海尔,见当时的明星企业家张瑞敏,包括海信,包括澳柯玛、青岛双星,很多的上市企业,那时候主要是跟这些机构打交道。我想我不做投行,加入汉富以后,未来跟青岛,包括和在场那么多的青岛的朋友,我想可能是从一个财富管理,从资产配置的一个角度分享我作为一个金融从业者的一些想法吧。

   

主持人:那今天的对话就有意思了,在座五位都不是青岛人,但是心系青岛聊聊青岛的投资机会。不管怎么谦虚和有良心,还是要恭喜一下青岛这座城市和在座的青岛人,因为青岛6月份,青岛进入全国万亿俱乐部,这样一个经济指标显示青岛的经济在进行良性的发展,它也成为很多城市希翼能够效仿的经济榜样。下面请管清友老师,您作为山东人,青岛在经济上在发生什么巨大的变化,能给大家在座高净值客户带来投资的信号?

   

管清友:青岛在山东的这个地位,我觉得就不用说了,因为青岛人是不大屑于跟山东比的。青岛主要还是未来跟国内其它的兄弟城市去比较,青岛可能未来的眼光要更长远、更高远一些。因为在山东没一个地方能跟青岛比,烟台现在已经超越济南,现在想追青岛,那还差得远。就像印度还一直想追赶中国一样,还差得远。我刚才提到有两个重要的因素,可能会阻碍大家的超越。第一个是大家的思想意识。尽管青岛人在整个山东区域里思想最解放,就是大家讲最洋气。有很多经验,都是从青岛过来的。但是放眼全国,大家发现在最近十年里,一些城市的发展非常迅速。杭州不用说了,天时地利人和,南京、苏州,包括原来大家一直其实都不看不太上的合肥,现在发展非常快。成都、重庆,成都对人才的吸引,青岛市是不是要学一下,前两天成都吸引人才的政策出来以后,陕西一个领导跟我说,大家西安早出了,比这个力度还大,没有人说。我说这是你们西安的问题,现在成都新的书记去了以后,动作也比较大。因为原来确实有一些思想意识上的问题。

   

主持人:您在影射青岛地区有什么思想上的瓶颈呢?

   

管清友:我觉得需要进一步去解放思想,就像大家在改革开放,站在全国的前沿一样,大家需要新一轮的思想解放。第二,不单单是青岛的问题,整个山东在这一轮交通基础设施的升级上,我个人评价是落后的。大家在前一轮的高速公路时代,山东的路是没得说,有很多段子,我就不说了。但是这一轮高铁的发展上,大家确实有一点滞后的。我刚才点到的几个城市,你会发现,基本都是借助这一轮高铁,就是新一轮交通基础设施的这种升级上,发展起来的。合肥是典型的案例,当然,最典型的是什么呢?是郑州。郑州借助它所谓地处中轴的位置,利用这次交通基础设施的改进,以郑州周围为载体,成为整个中原地区的发动机。而大家从山东省到青岛,在这一轮交通基础设施上有一点滞后。阴差阳错,我觉得非常可惜。我前段时间去济南,跟发改、财政去交流,青岛是有先天条件,但是在基础设施和思想意识,未来空间还是很大。青岛是一个有发展潜力的城市,我相信几任领导的努力,包括现在新旧动能转换的提出实施,对青岛应该说是一个重要的机遇。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看到青岛的发展,也意味着是大家投资的机会。它产业的升级,青岛这一轮产业升级,我觉得相对于南方一些地区是滞后的。大家现在说出来的企业家,还是老一代的张瑞敏,就是海尔、海信、青啤、澳柯玛,包括在济南大家说的浪潮,还是这一代。新的企业家没有,新的企业家群体在什么地方?新的产业是什么?企业治理完成了没有?今天中午我还讲到这个问题,大家觉得老一代企业从企业治理转型比较成功的两个,一个是碧桂园,一个是美的。结果大家发现这两家企业都在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北滘镇。而大家其他的地区,在企业治理,都需要有更好的表现。

   

主持人:解放思想是第一,第二是交通跟国家大交通的规划,大家应该更多参与其中。大家为了让今天的论坛更互动,毕竟是青岛人,专家都在台下,大家有一个小小的游戏规则,如果您觉得嘉宾说完了之后,觉得在理,就鼓掌。鼓掌最响的一个,大家可以回答大家的一个问题。

第二个嘉宾,大家先让客居在青岛的,来自中国海洋大学的经济学院的副院长,刘曙光老师来讲一讲。您在海洋大学经济学院,今天开篇的时候也讲了,青岛2014年被作用财富管理改革试验区,这三年,您发现在财富管理方面,青岛有什么样的变化?

   

刘曙光:这是一个挺大的话题,从2014年以来,青岛当时是第一个,现在应该还算是唯一的一个财富管理为主题的综合改革试验区,应该说很值得自豪。国家为什么选择青岛作为财富管理为主题的综合改革试验区?如果盘整一下,背书的话,从整个9—12世纪,文艺复兴的时候,威尼斯作为海上丝绸之路和陆上丝绸之路的结交点,成为一个银行家的俱乐部,成为一个金融中心,就是坐着板凳数钱,形成了银行业务,金融中心和海洋经济和港口是连一块儿的。当然也产生了一系列的犹太人和大陆人的一些矛盾。在这之后,大家看到无论是17世纪的荷兰、阿姆斯特丹、鹿特丹,还是之后的比利时、布鲁塞尔。还有现在的东京、包括上海,都是港口与海洋经济、金融结盟。大家都需要串货、质押,都需要买哪里的货、卖给谁,赚了钱怎么再投资,如果丢了钱谁给我保障,这都是理财和财富管理。如果海陆联运,或者需要交易的时代,最需要现货、现金的资产配置。

   

主持人:我追问一下,青岛应该是看上去天时地利人和,但是青岛过去的经济结构都是以港口生产、制造、贸易,为什么青岛不在那些海洋经济和金融经济相结合的成功城市里面呢?

   

刘曙光:我刚才说的是一个必要条件之一,也有陆地金融中心像苏黎士这样的金融中心,涉海的容易成为离岸金融中心,但往往不是充分的。首先,青岛在宋代的时候是贸易中心,但是北宋时间短,大家做一个陆运、漕运的替代航线,海上漕运,没有真正形成金融中心,时间短,没有发展起来。明的时候,又出现明中后期的日本倭寇的入侵,使得青岛是港口,但更多是防御型,包括德国来大家这儿,当时不是更多做买卖,而是占领一个桥头堡,南边占的是巴布亚新几内亚,北边占的是青岛。所以是有港口,但是防卫港口,是进兵的,不是进财的。只有再后来,大家在和平改革开放时期,万国贸易也来,内陆也开放,内陆统筹的贸易起来了,才需要金融的发展,这时候金融和贸易才重新走到一起。

   

主持人:当下大家这么多的高净值的客群,他们在青岛的经济中扮演者重要的企业家、投资人,大家还能做什么,使青岛才能更好?

   

刘曙光:第一是如何挖掘现有的财富资源,当然这个财富的拥有者需要谁来管大家?如何投资组合?因为大家每个家庭,或者每一个拥有高净资产的所谓的客户,实际本身并不具备太多的专业能力和常识,或者从分工角度讲,比较不具备,但是在提供者和服务者之间,牵扯到一个诺言,谁能承诺大家能够稳定的或者达到大家的理想?在这方面,确实有一个相互缺失,如何弥补资产拥有者和资产管理的服务者的关系,这是一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如何看待青岛现有的企业在走下坡路,但是有一些新生企业,石墨烯也好,机器轮也好,包括特锐德也好,一批新的产业崛起,但是这个需要有一类新的投资,风投也好,投资理财也好,这方面需要一个嫁接,大家处在凌晨四点半,新旧动能转换的背景下,大家作为需要方和供给方应该是见面开会的时候,我想今天的会正好是大家需要相互见面去梳理如何运筹未来的财富,如何掌握自己命运的时候。同时我也希翼,如果后面还有机会我再说,就是未来如何和海洋结合,和深海结合,青岛是有潜力的,包括大港口,在这方面,希翼财富管理者,看到青岛的机会,也希翼财富管理者看到青岛的机会。

   

主持人:刘教授作为研究青岛经济的教授,他不服气了,青岛不仅仅有海尔、海信等等五朵金花,还有更大的一个花园,枝繁叶茂,我想郭总代表着财富管理的领军人,也是看到了这样的机会,所以来到了今天的现场。刚才刘院长提到有一些新的经济在发生,人工智能、石墨烯等等。我想问郭总,大家跳出青岛,大家用其它城市财富发展的经验来引导青岛的话,您会觉得哪些产业在青岛有很大得机会?

   

郭  露:其实从产业的角度看,我可能稍微纠正一个概念,大家在这个角度上,更多是资产管理的角度,财富管理可能更多是财富拥有者他怎么做自己财富的保值增值的角度,两个是一个不同的概念。大家是整个大资管的管理平台,资产管理跟财富管理的结合,就是要一方面帮助大家这些在经济发展过程中,在整个全国,尤其是刚才提到青岛,在“十三五”规划里面,青岛也专门做了一个产业转型升级的工作引导意见,有一系列的办法,有一系列的政策,还有一系列的发展方向,就是要做大家从青岛以前优势的传统制造业,怎么在新的环境下,在新的市场经济和世界的技术发展的变化下,怎么做到一个转型升级,怎么在供给侧改革的方向,走得更坚实,而且更符合整个的经济发展方向。资产管理和财富管理,确实是大家用财富管理的社会财富,当然包括金融机构资金,包括个人社会财富资本积累的财富,把它真正用好的产品和好的对接方式,去把它转到大家用资产管理的方式来支撑这种转型,而且在这个转型的投资和资产管理的过程中,让大家财富端所有的这些资金,也能得到一个有效的保值增值。这是大家汉富正在做的事情。

上午韩总在做主题演讲的时候,也提到了,大家也都看到了,从整个这一轮新经济发展的过程中,大家自己的观点,大家还是认为在TMT、大健康以及消费升级这三大领域,可能是最近这些年来,从去年往后3—5年,再长可能5—8年,基本上在这个周期里面,大家自己定位它是一个应该在整个经济环境里,行业增速应该是高于社会平均行业增速的。所以大家还是圈定在这几个大的行业,重点去看这些行业里面最有领先优势的这些企业。在这些企业里面,去发掘好的投资机会和通过股权投资为切入点,通过股权投资伴随它的成长,再嫁接进去固收的、产业链等等的产业资源。在这里面既帮助他们成长,同时也能有更多的才财富管理的转换的产品的角度,去发现更多的投资机会。所以说,大家整体上是在这三大领域,但是我觉得,从青岛本身来看,我也简单看一些数据,但是具体数据记得不太准,第三产业在GDP的占比已经超过60%,从可能过去40%多、50%,到现在60%多。整个服务业,还有金融,包括学问娱乐等等这些东西,包括健康产业,将来可能也从这个数字的变化,也可以验证说,大家在这些领域里是有好的投资机会,也会有比较好的回报。

   

主持人:至少有一个共识,财富创造是要靠创新驱动的,还有一个共识,当下中国经济下行的压力,是25年来增速最慢的时候,这是不是也对资产管理者,像您所引领的卓越的伟德国际团队也提出了更高的新要求?

   

郭  露:那个肯定是的,7月份大家在杭州做论坛的时候,我发言的时候就讲,现在投资其实越来越难了,可能主持人自己也是做股权的,管老师更是大家整个行业里面的专家,确实投资越来越难了。再倒退回去8—10年,中国GDP在双位数增长的年代,其实选一个企业,投进去股权,等它上市,是一个挺容易的事。因为基数大,大部分行业都在增长,当时最大的是制造业,然后能源,甚至也有,当时服务业、第三产业还没有那么明显,但是大部分还是集中在第二产业。实际上那个时候可选的企业太多了,因为整个GDP双位数高速增长,年年这样,实际在每一个经济体中这些主体的机会非常多的。只要你不是做得太差,基本上可能无论在业务规模、收入、利润上,可能每年大概有个20%—30%的增速,就算是一个比较合理的,也不能说很优秀,但是那可能优秀的是50%、100%,很多。那时候选企业,就是我投进去,相对选起来容易,得到比较好的回报也相对容易。但是随着增速放缓,整个结构调整,大家首先不是那么多行业,不是所有的行业都挣钱了,有很多行业是被淘汰的,要淘汰的落后产能,国家政策淘汰的行业,不是所有行业都挣钱了,这是第一。第二,行业里不是所有的企业都那么好,因为整体GDP给你的机会就这些,市场就这些。在有限的市场里,只有出色优秀的企业才能给投资人一个满意的回报,他自己才能在这个行业里有一个领先的机会。所以就说大家在选企业,在选项目的时候,是跟在GDP双位数增长的年代,角度也不一样,方法也不一样,同时大家所下的功夫也不一样,可能大家要做的工作也不一样。所以整个专业团队,所谓的专业性在哪里?就是你不是一成不变的,因为中国的经济发展太快了,不论从什么角度,咱们从行业的转换,从世界范围内,大家的增速还是从各个角度,从世界范围内,大家如果照搬美国过去的经验,照搬欧洲的那些经验,可能都不适用,大家是要有快速的自我调整能力,去适应宏观经济的变化,去适应行业的变化,去适应行业的变化和监管的变化,因为不断出了新的政策,出了新的经济变化,大家都要不管在产品结构的调整上,合规要求上,还是在企业选择角度上,都要做需求的调整和不断地自我的成长,这个才是大家这些年一直在努力能够做到的,赶上这个变化。

   

主持人:谢谢,我听一下,觉得郭露总裁给财富增值保值的建议,如果觉得在理的话,掌声响起来。刚才把刘院长的漏了,海洋经济和金融经济的结合,刘院长的掌声在哪里?谢谢。确实接着郭总裁的话,投资越来越难了,那大家的钱袋子该往哪里去呢?不同的排列风险都是常规的理论,但是有一条,大家应该让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应该把信任给更专业的团队,让他们一诺千金,给大家更好的回报。收尾的工作交给汉富控股资产管理事业群总裁任总,钱袋子的保值增值应该是您的工作吧?

   

任  劲:我先回应一下,管老师和郭总提到的青岛的产业升级,举到一个例子是合肥,但是我觉得合肥这个城市不具代表性,因为它是举全省之力发展这个城市的功能。山东省的省会是济南,青岛是一个沿海城市,可能在这个转型过程中,我自己的体会,吃饭的时候,我自己聊到一点,要重视智囊和专家的意见。虽然大家在十多年前加入了WTO,大家变成了一个市场经济,但是不可否认,政府在经济中扮演的这个角色,发挥得这个作用还是很多的。大家还是希翼政府不是能包打天下,政府也不是能够上知天文、下知地理。所以政府这个机构应该充分去发挥民间的和有组织的智囊意见,对大家整个城市的规划,产业的升级,提出一个好的建议。另外一点,实际上中午我也说了,团队的稳定,所谓团队的稳定,大家都知道,中国实际上都有政治周期,五年要换届,要开党代会,坦率说,这个对一个城市、一个地方影响也很大。实际上大家是希翼看到一个城市、一个区域经济的发展,能把这方面的可能算是负面的影响降到最低。这是我刚才听到几位嘉宾在回答刚才主持人问题时的一点体会。

   

主持人:应该说他们的潜台词,借您的口说了出来。大家伟德国际论坛论道在青岛开始呼吁,希翼经济更稳定,社会更繁荣,社会更和谐。

   

任  劲:回到您刚才问我的问题,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在中国经济经过30年快速成长以后,实际上上午管总也跟大家先容了当前的一个宏观经济的形势,实际从去年以来,就开始去杠杆,带来一个结果就是所谓的货币供给的增速开始减缓,造成的一个现象就是资金比较紧张,从去年到今年上半年,大家会发现整个银行间市场的利率,包括理财产品的一些利率都有一个上升的趋势,这个是一个现象。过去大家能够信赖的超级投资品忽然变得不那么可靠了,政府也发现了要强调防止资产泡沫,防范金融风险,要去杠杆。过去顺着经济周期最好的投资是什么?过去十年一定是房地产,现在20多个城市没有买房的资格。我相信现场的朋友可能手中不只一套房。无论你再去购买房产,或者是你获得银行的这种贷款,可能你连资格也没有,获得贷款你的首付也要提高,整个杠杆的比例都给你降下来。所以房产是不是一个好的投资,我自己认为可能大家得问一问,至少要做出决定的时候,可能得一个三思而行。一线的城市,北上广深房价这些年是涨得很利害,那未来实际上看房地产的话,实际上得看几个因素:一是人口的结构,我发现一个比较矛盾的现象,实际上一方面大家应该是讲城镇化,但另一方面大家又要控制大城市,觉得大城市病。北京最近做了很多的事,整治胡同,把胡同里面老百姓开的门脸房、超市、特色酒吧,开墙打洞的都要封上。你到三四线城市投资房产,那样的机会并不多。当然,下一场还有汉富的不动产基金,他可能会告诉大家,如果想投资房产,怎么样的方式是最好的。股票这方面,股市我觉得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早晨大家韩总也说到监管政策,IPO可能更多的机会是越来越多,时间上排队的现象以后会慢慢减少,并购重组这方面又是鼓励。但是我认为,股市投资风险还是比较大的,不是说好的企业不多,但是这个中间,估值有虚高。大家看过去这大半年来,指数虽然维持在3000左右,3100、3200的水平,但是个股的分化,上午管总也说了,漂亮50和大部分的个股,实际上分化是很严重的。我相信在座很多都经历了2015年的股灾,但是我听我资本市场的同事说,现在很多股票价格实际是低于2015年的那个水平。所以股市的风险也很大。大家要投资什么呢?我自己认为大家可能得做好一个资产的配置,我为什么选择加入汉富资本、汉富控股?过去做了那么多年的投行,因为只有股权投资,才能够给你带来一个财富比较量级化的增长。大家作为一个专业的结构,在过去,在投资领域大家已经投了一些不错的标的的企业。在未来,实际上大家也希翼通过大家的专业服务,给在座的各位朋友能够提供这样的一个机会,使得大家的财富能够得到一个比较大的增长。

   

主持人:谢谢任先生,非常全面讲到了地产、股票、股权等等。最终的结论是进行一个多元化的,把风险分在不同篮子里的资产配置。在鼓掌之前,再补充一个问题,现在知道有资本荒、资产荒,您所率领的伟德国际团队,有什么新的举措可以达到更好的资产呢?

   

任  劲:实际刚才郭总也先容了,作为伟德国际资产,在财富端大家有分布在全国广泛的网点,大家可以募集到相对来说比较大量的资金来做投资,在资产端,大家有不同的机构,大家有专门专注于固定收益产品的中开金,大家有专注于房地产方面投资的不动产基金,大家也有专注于股权投资的汉富资本,大家的团队成员,像早晨韩总给大家先容,大家的经验,平均的经验都超过17年,大家很多做投资的同事,都来自于投资银行,之前是投资银行的工作经验。所以大家对选择大家的目标企业,有着比较深刻的一个体会。大家不仅知道什么样的企业是一个好企业,大家也能够知道投了这样的好企业,怎么能够让这些投资能够更好的退出渠道。

   

主持人:谢谢,任总的意思也很明确,正是因为汉富和伟德国际强大的团队,可以给各位找到更好、更优质的资产,来匹配你们手上财富的增值。听听给任先生有多少的掌声,掌声响起。

做一个收尾,回答来自于现场的一个随机提问,压力还是很大的,鉴于四位嘉宾的掌声是一样的响亮,但是大家有一位常住在青岛,专门研究经济的刘曙光院长,所以这个问题指向您可不可以?现场朋友有没有问题?青岛的朋友太利害了,没有问题,那这个问题就是大家今天的核心问题,您觉得青岛这个经济的核心竞争力在哪里?

   

刘曙光:简单说,青岛从古以来,从齐国时代就是一个作为一个口岸,现在继续发挥这个功能。同时,欧陆风格的景观城市,又有特殊的适合人居的城市,这是它的特殊吸引力,港口+人居。现在东亚局势不是太稳,实际大家是一个积极主动,或者能够推动和平的一个力量。在这个方面,青岛符合大家财富管理的第一个基本条件,是一个稳定开放的城市,它适合集聚财富和交流财富,因为大家财富管理,不是把它埋起来,而是要交流起来。青岛有一个稳定的入海环境、稳定的地理环境,包括气候环境、包括学问环境,又有开放的国内外背景。在这个背景下,我想适合财富的集聚和交流。而财富是喜好交易,财富有正聚集性,这方面青岛又有国家的平台,就是财富管理中心。如果更加开放一点,青岛的崛起又在于实体经济和虚拟经济的交融,在于国内和国际资本的会合,在于投资者和需求者的交汇,希翼在“互联网+”线上线下背景下,大家更好融合起来,才能更好共享财富。

   

主持人:今天的主办方伟德国际的企业学问,意义深远,叫一诺千金,远见卓识。大家今天谈论很多宏观的经济,产业的走向,以及钱袋子的去向,其实所有问题都是让大家共同在交流中树立更健康的财富观,今天现场六百多位的青岛朋友来,也在总结和形成自己独立的财富观,最后想请这四位嘉宾,围绕着青岛经济的再崛起,如果您觉得给青岛的朋友一个建议,什么样的财富观是您所坚持和信仰的?

   

管清友: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实事求是,价值投资,沉着。今天上午我在发言的时候,我也提到了这一点,大家无论市场多么火热或者是冰冷,大家都要保持一个平常心,保持头脑的清醒,不悲不喜。这是投资非常重要的,一定要不悲不喜,所以它其实是有点反人性的。

   

主持人:别人敬畏的时候你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你敬畏,不以物喜不以己悲,郭露总?

   

郭  露:这个问题确实有点难,大家这个时代做财富管理,民间财富积累是比较快的,我那天看了一个数字挺有意思,招行做了一个财富管理的报告,财富管理高净值报告,排名前几的富豪,90%是在过去10年积累的财富。70%是在过去5年积累的财富,也就可见在过去的10年,大家从现在、今天往回过去10年,这过去的10年是在民间财富积累上最快速的一个时期。这些财富,刚才刘院长也说,财富的偏好是要流动,要交易,要增长,这是它天生的偏好。作为大家持有财富的这些人,大家的财富管理的观念,就是所谓投资比较困难的时代,确实是资产各方面经济放缓的这个时代,大家在选择如何理财,真的是需要专业性的东西越来越多,看行业、看周期,看资产。但是不可能每个人都会有具备这样的专业能力,可能寻找合适的专业机构是一个最好的选择。这是我说的第一点,这肯定是一个最基本的。

   

主持人:向专业团队求助。

   

郭  露:还有一个提示。因为我做了这么多年,大家做财富管理也做了一些时候,我的感受,投资人可能没有那么高的专业性,但是大家所谓的风险承受能力和预期收益,确实现在还是没有达到一个应该的水平。我觉得是一个很基本的观念,大家做财富管理,和大家在看资产的时候,有一个基本的理念,大家可能都知道,每个人可能都知道,收益越高的,一定风险越高。收益和风险,永远是相生的,也是相伴的,同时也是并存的。但是大家觉得可能中国很多的投资人,确实还是对于风险和收益的判断,我觉得这个也许还是需要大家这样的财富管理机构和金融服务机构有更多的普及或者是宣传,或者是怎么样的。之所以过去出过那么多所谓的事件,可能也跟大家投资人的这种盲从或者是这种不是非常合理的预期,是有关的。所以我是觉得一方面大家要找专业的机构,然后去找更好的投资机会,同时确实是大家每一个投资人在风险意识上,在投资理念上,可能也是有一个基本的判断。

   

主持人:谢谢郭露总裁,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同时对于回报和风险的认知回归到常识。刘曙光院长。

   

刘曙光:六个字,集聚、交流、稳定。

   

主持人:那不就是今天咱们这个大会吗?就是今天这样的大会要常开。

   

任  劲:八个字,顺势而为,守住底线。


北京市朝阳区向军北里28号院瀚海学问大厦

400 010 688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