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圆桌论坛

Panel2——私募股权投资:从价值发现到价值创造

   

有请本环节的各位嘉宾,他们是:

汉富资本合伙人 陈俊宇

    汉富资本资管事业部总经理 王磊 

    汉富资本投后管理中心总监 邓宇

 

    曲越:我不先容他们具体的背景了,把机会给大家,有请陈俊宇总,说一下你负责的项目和汉富目前的项目。

    陈俊宇:大家好,我最早是在四大会计师事务所从事相关的工作,2009年加入资本市场做投资,现在在国内最大一家投资企业转入美国投资企业,投过GOOGLE、FaceBook、AMAZON,主要是风险投资。我从2016年加入汉富资本,在汉富主要是从事科技驱动型的创新商业模式的一些企业,包括企业服务,人工智能,包括医疗健康以及消费升级这个方向。这是我基本的一个先容。

     王  磊:各位大家晚上好,非常高兴今天晚上能和大家做一个深入的沟通,我叫王磊,去年加入汉富资本,主要负责资管投资部,大家投资的项目都是我负责。我自己分别有17年资管投资经验,应该说经历了很多上市企业,也见证了整个市场很多轮周期,从1999年到2001年,包括2006年—2007年,包括牛熊转换,也经历了很多。

     邓  宇:大家好,我是汉富投后管理部的负责人,我也是出身于四大,服务于安永华明,正好赶上中国企业香港上市潮,包括中国国航等一系列的,在金融包括商业、餐饮业的上市企业,这些企业的上市审计我全参与过。后来我在国际知名的,包括摩托罗拉,一直在做财富管理,我的专长还是在于财富管理和企业管理。后面我离开摩托罗拉以后,进入私募投行,最早服务的是一家在北大旗下的基金,叫北大青鸟,主要投资包括高科技、教育、医疗,后面我是2016年加入汉富,我这边现在负责所有的汉富一级市场主要的股权投资项目。

    曲  越:非常感谢上述三位的先容,不知道大家听出来没有,其实他们三位的工作是环环相扣的链条。陈俊宇总这边是做一级市场项目,主要做私募股权投资。他刚才没有展开说,其实很多企业都是他投资过的项目,博纳影业就是前段时间大热的《红海行动》的出品方。所以他等于是要在众多的企业,看到在很早的阶段发现未来危险成长的价值,大家在它的种子期,A轮、B轮,大家用股权投资的方式进去,等待一颗小小的种子长成参天大树。王磊总主要做并购、围绕他们做发债服务,在陈俊宇总投资的第二个阶段,把大家投过的价值,变成一个可以衡量、可以公开去评估和交易的,大家走到叫IPO,走到二级市场上之后,围绕价值做一个价值提升持续服务。在贯穿他们之间的这个过程中,其实就是邓宇总投后运营工作,非常幕后,但是非常重要,不是说钱投进去就结束了,而是要做非常多的工作,锁定价值,直到最后可以变现,收回投资者的回报。接下来的问题,就自己做过的实实在在的项目,去展开来,也讲一讲你们在看项目、看价值,帮助大家这些投资者,这些LP做这个财富和资产管理升值的时候,你们的策略方向,还有背后的心得干货都是怎么样的?有请陈总。

陈俊宇:谢谢主持人,就我做过的几个项目讲一下,大家投过科技型项目,也投学问娱乐,投了博纳等,这个领域大家的思路,第一是抓住学问升级,高速成长的市场,大家抓住这样的项目。在其它领域,主要关注科技领域,人工智能、大数据,人工智能是去年一直重点研究的赛道这个里面,大家看人工智能+视觉方面的企业,人工智能+语音的赛道,大家选的这家企业,无论从团队、行业和技术,各个方面大家做了对比和调研,非常详细的调研,大家最后决定扣动扳机,投了云之声。它的背景在人工智能这个领域,在整个中国或者全世界,几个山头,或者背景,一个是科大,中科研+中国科技大学,这样体系的人脉,最有代表性的就是科大讯飞,这家企业的创始人也是科大背景为主。加上之前在MicroSoft盛大研究院做积累,让这个团队非常扎实。团队大家在做了详细的调研和比较之后,尤其在早期,其实当你确定好这个方向,人工智能肯定是未来颠覆整个市场、商业模式,将近50年的一个赛道,非常大。这个团队是大家非常看好的一个团队,所以团队+赛道,大家选择“云之声”这家企业

为什么高科技这么受追捧?我觉得投资理念是这样的,可能大家有很多企业家,是做传统产业也好,还是做高科技的也好,可能明显感觉到,做企业,商业模式和商业模式之间是有差别的,传统企业为什么估值低?只是因为未来市场发展空间小,就是势能不够。科技企业为什么估值这么高,因为势能非常强劲,因为未来能够改变生活,改变整个市场的方方面面,能够给大家带来价值是非常大的。所以科技企业其实为什么这么高估值?而且现在看到很多高科技企业亏损,财务报表不是很靠看。为什么这么多机构,还要给这么高的估值?是因为带来的势能,跟你开一个餐馆,开一个什么小店,完全不一样的。可能你开餐馆,有一千万或一个亿的净利润,但是绝对赶不上科技企业,带来颠覆性改变的。科技企业就是有势能,所以它的估值高。如此像“云之声”这样的项目,第三轮融资接近完成,第三轮估值又翻倍。

    曲  越:总结一下,刚刚代表的汉富投资团队的逻辑也非常清晰,大家在决定非常审慎投资决策的时候,首先是看到足够宽的赛道,背后代表是可以颠覆未来的新模式和足够宽广的盈利空间。另外在赛道里选择真正代表未来发展方向的项目,这两点基础下,大家还要非常严格管理它的估值,就是大家要以合适的价格投入进去。等你的步骤做完,要等到上市之后,真正可以变现,可以收益的时候,所以到了王磊总非常重要的工作环节。因为资本市场大家叫二级市场,也包含一级半的市场,和股权市场不同,但是很多逻辑又相通,你会怎么看这个领域投资的策略和机会?

    王  磊:刚才大家听到陈俊宇总说的,股权投资尤其是人工智能是非常热的领域,他说的时候心情澎湃,大家听的时候也是非常激动的。可是科技股票市场的信息,是比较灰心的,负面信息层出不穷出现,大家心里很恐慌。我说一下,我做投行17年,现在转入做投资,有幸帮助一百多家企业做IPO,服务过上市企业300家。所以认识比较深刻,也知道上市企业真正的运作逻辑。该做概念的时候做概念。然后大家看到了一轮一轮的波动,包括2015年从股灾从5000点,大家都在最贪婪的时候,一个月期间直接腰斩下来,包括去杠杆,从资金去杠杆到资产去杠杆,整个一面都是非常悲观的情绪在里面。但是你要放眼中国股市20年,都会有这样的阶段,长期周期来看,只是过程中的一个环节。这个过程中,大家不需要特别悲观和害怕,这个时候应该更仔细、更慎重选择资产。包括大家在做各种资产的时候,也是跟上市企业,包括大家自己的团队,包括我对上市企业有很深的理解,而且大家选择标的时候,也会选择更深入的方式。合适的时候做债券,资产新规也会慢慢对大家有影响,实质概念是把信息如实传递给投资人,投资人承担风险和获得收益,大家只是帮你做一个分析和筛选险。这是需要大家以后慢慢理解的,不同风险承受能力,有不同的收益。   

    曲  越:谢谢。所以股市还是有很多机会,因为是那么庞大的一个二级市场,但是股市我觉得最大的一个问题就是不太适合,还是依旧大家原来过往很多年的散户思维,把专业的事情交给专业的机构做可能是更好的选择。接下来把话筒交给邓宇总,他是在后方去管理这些所有的已投项目,有一个说法,因为大家是管上门,所以大家可以讲。汉富是一个独角兽的收割机,确实在过往投资领域过程中,现在代表着一些代表世界模式的独角兽,大家都曾在比较早的时间参与过。我想问问邓总,在你投后管理中,对这些项目都做了哪些管理工作,怎么样管控好它的风险,锁住未来的收益?

     邓  宇:我自己把股权的投资的投后,总结为从变现退出,基本经过3-5年的周期,其实是慢慢企业逐步成长的过程,这个成长过程中,肯定企业中需要股东和其它相关各方提供支援。这里最重要的是很多企业,代表科技力。但是前期这种商业模式不成熟,需要大量投入,最主要是资金的支撑。大家作为股东方,确保这个项目方在它的发展各个阶段中,要有充足资金补充到,为什么企业要一轮一轮融资,确实在前期产品研发,比如说大家投的医药产业,前期需要大量投入进行研发,后期收益是非常高的。大家重要一点是帮助企业去保证它的资金是充足的,在每个阶段有充足资金保证顺利往下发展。另外一点,大家作为股东方,帮助企业在做任何重大决策的时候,要出谋划策,帮助企业做决断。比如我上星期出差在上海,未来大家投资的企业,可以持有一家上市企业的股票,第一可以获得很大一部分的现金,同时其可以获得这家上市企业的股票,未来收购以后,未来企业的增值,大家投资的企业也能从中收益,大家也帮助企业决策,怎么设计交易架构。另外一点,大家投的几个项目,目前大概两个项目,目前正在被相关上市企业在停牌阶段,大家也在跟上市企业各方探讨交易架构。

    另外一点,也借这个机会,补充一点,就是大家汉富资本在大家选定这几个赛道中,大家的一些投资策略,大家投的一些项目,和现在的一些进展。在消费升级里,大家主要判断学问娱乐这边,大家投了不少企业,包括做网络综艺的灿星传媒,还有做演出的。说到灿星,《中国好声音》新改版以后,在7月份即将在浙江卫视上映。巨城旗下的儿童剧院,包括消费升级里,很多家长大量资金都投入到儿童教育培养上,所以儿童剧现在非常火爆,有多个剧目在全国巡演,连续保持上座率非常高,每次都是百分之百的上座率。还组织各种商业大流行音乐,还有小流行音乐,还有音乐剧。音乐剧《猫》预收已经突破1亿元,所以发展非常非常好。

     陈俊宇:现在在看国际足联世界杯,以前为什么踢得不好?就是靠一个明星。其实是一个团队,大家有前锋、有前卫、有守门员,邓总这边更像守门员。大家是前锋,就前面打仗,找好的资产、好的项目,王磊总会在二级市场帮大家助阵。实际整个像足球队一个团队。

      曲  越:谢谢,投后因为投资的企业都是非常新锐的模式,还是有小福利的,像演出,在一线城市包括青岛,也是很火爆的市场。我也是观众,邓总刚刚讲过的独角兽,都在文娱领域,是一个很大的风口,其实还有其它的风口,稍候也可以展开说一下。说到文娱的投资,因为陈俊宇总,还有上海一位合伙人看得很多,投资非常多明星的项目。本身文娱是消费升级很典型的表现,说到这儿,一句题外话,陈俊宇自己也是非常资深的文娱的参与者,因为他写了一本很畅销的书,《中国合伙人》,写的一个小说,非常写实,我看过,也推荐大家看一下。邓总,你要不要再继续?

     邓宇:谢谢。我继续先容大家在赛道中的项目进展,另外包括刚才任总提到的大健康,其实是大家重点布局的领域。因为大家看好大健康,在2015年、2016年已经选定好,其实有一个政策,一个行业的发展需求。首先说政策层面,中国医保政策的改革,作为大家一个普通消费者来说,确实无法感受到国家层面到底怎么变。比如去年大家经常提到一句,限抗,因为存在滥用的情况,其实是国家希翼把医保的费用用在刀尖上,所以医保是有升有降的,去年开始包括抗生素,国家大幅度砍,不让用。但更多的钱用在更精准的生物抗癌药物,高端的药,希翼把更多资金花费到真正能够治疗患者疾病的。举一个简单的例子,目前国内整体用药里面,有专利权的不到10%,对比美国,60%有专利权,有发明权。大家的近邻日本,大家现在的状况跟70年代的日本状况非常相象。现在在日本30%的药物是有自主常识产权,大家只有10%。所以现在整体国家目标,至少在3—5年之内,把大家国家拥有自主常识产权用药的比例,占到医保费用开支提到30%,从10%—30%这是非常大的提升。所以大家在这里面也非常看好,就是生物医药,精准医药,这里面也投资很多企业,都是做生物医药、高端医药的,其实在未来市场是非常非常广大的。另外一点大家瞄准中国市场,大家看中国整体医保市场,大家都可能感受到弊病就是看病难。就是说中国的医疗资源分配基本在北上广深,在二线城市的资源都很匮乏。所以这里面,就应运而生很有中国特色的互联网医疗。很早的时候,2016年大家就投资了微医,而且这两年发展非常快。

    另外一个,在消费升级,大家也是布局了不少不错的企业,包括娱乐,确实很大一块消费升级。另外大家投的里面,还有AI这块,因为前期大家发行了两期AI基金。这两个基金,大家最近投了几个项目,为这几家企业,大家看现在AI热确实炒得比较火爆,这里面确实是浮躁的。所以大家作为汉富团队来说,其实在这里面一直保持一个清醒的头脑,就是大家要投的企业,大家给划定了,是目前既能抢占市场红利,同时又回避过热的市场风险。一块确实是芯片这块,因为大家可以看到,这次欧美中美贸易战,确实卡住大家的短板,所以大家非常看好在人工智能里面,有自主常识产权可以研发芯片的。包括“云之声”,国内第一款物联网芯片,这个是芯片领域。

    另外人工智能领域,很快能商业化落地,这种是能真正体会出来,确实有技术先进性,有商业可行性,大家不投这种只讲故事的企业,大家炒的有热度,可能最后遭受很大的投资损失。这些企业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已经跟很多厂商展开了合作,包括大家说的,3D影片,阿里已经准备应用在蚂蚁金服。还有另外一个,3D摄像头已经直接供货给夏普电视,包括国内TCL、海尔电视,都准备从它那里采购。目前很多手机厂商也在跟它洽谈。“云之声”包括推出的芯片,而且包括百度,这些都是在跟它合作。另外“三角兽”也是在跟富士康合作。大家看到投资的这些企业,确实它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可能迅速被主流厂商接受,能够产品真正的经济收益,卖出产品,这样确保安全,不投只讲故事的企业,为大家投资人考虑,大家也是规避这样的风险。

    最后,大家投一些混合型的企业,其实是用一些新的模式去改造传统的行业,比如大家说的房地产,去库存。其实大家投的优客工场,就是改变现在城市里很多写字楼大量空置,国家又大力鼓励双创,很多企业可能就一两个人、十几个人,找一个办公场地可能很麻烦,去传统写字楼租一个几个人的空间是不太可能的。在那里是按座位出租的,在那里仅仅提供一个工位。那里是不同的企业,大家开放功能,所以不同企业形成生态圈,大家可以交流互换资源。所以优客工场帮助很多企业完成融资,另外互相的企业能够产生的一些化学反应,他们之间产生的业务合作,其实优客工场通过这几年的快速发展。

    所以大家看好行业趋势,在赛道中确实选择有未来发展潜力的企业去投资它,大家作为股东,也帮助企业做好大家投后管理工作,给它找资源,最后帮助它尽快登陆投资市场。补充一点,王磊这边帮助很多企业,因为大家这些企业投资是一级市场,但最终要走向二级市场,那怎么办?肯定首选还是大家A股市场。所以大家王磊总这边会给企业提供很多退出方式,包括跟上市企业合作。大家有一个正在被上市企业并购的项目,这个上市企业之前就是大家在二级市场的客户,大家跟它之间在二级市场有过交易合作的。所以这也是大家之间,通过之前建立积攒的信任,准备并购到这家上市企业。所以大家的合作,不仅仅局限在给它投钱,而是帮助它提供更好的投资路径,以最快的速度登陆投资市场。

    曲  越:谢谢邓总。王磊总,你怎么看待风险和控制风险?

    王  磊:从整个来看,股权投资收益是非常大的,风险相对大一些,投中国上市企业,相对来讲是更成熟的企业,理论来讲风险最小的。但在中国,一轮一轮割韭菜,上市企业中也会面临很多风险,但是相对来讲比股权投资好一些,但是需要慎重面对和解决。包括大家团队在做上市企业投资的时候,大家会非常慎重。所以在这里讲一点,大家重点看这个企业的本质。


北京市朝阳区向军北里28号院瀚海学问大厦

400 010 688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