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oundtable forum

圆桌论坛


    接下来, 将要进行的是第一个圆桌对话环节,本环节主题是——“追风”中国创新加速度。首先请上这一环节的几位重量级嘉宾:

    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首席经济学家、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原所长 贾康

    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首席经济学家 管清友

汉富资产管理事业群总裁 任劲

   

    曲  越:开始之前,我想抛给各位专家的是:你们怎么来看大家这些高净值的人群,他们的财富、他们的消费和他们的投资,与中国经济未来的关系?

    贾  康:我是觉得中国已经形成了高净值人群,还有继续在发展的中产阶级,大家越来越关心这个财富管理,这是必然的,人性如此。

    大家在方向上是不是要有这么一个在现在都感受到的不确定性概念旁边,还有一个看大势的框架。这个不确定性不用我多说,现在大家说得难听一点就是各种各样的“黑天鹅”事件、“灰犀牛”事件,各种捆在一起,还有被人说的内忧外患,内外交困、各种考验,各种说法。但是这不能改变中国自改革开放以来发展的基本顺应人类社会发展大潮流的基本趋势。因为这个基本趋势我理解是这么几条:

一是工业化,其实是在1949年,新的共和国成立以后,很早确定要追求的。在改革开放以后,这个工业化迅速把中国推进到了世界工厂这样一个新的起点。伴随着的是城镇化,国际经验表明,跟着城镇化的发展,工业化中间有一个加速度,高速发展阶段是一个S型,走到70%左右的位置上的时候,会转成比较低平的发展状态,城镇化水平还在往上走,但是明显缓慢下来了。如果按照50%的城镇化水平,大家往上走,还得要20年。和这个城镇化空间相匹配的,中国如果按照人均GDP接近一万美金了,还有工业化发展的另外一个指标,就是整个的第二产业所占的国民经济比重有多少了,就认为已经到了中后期,中国在沿海地区进入中后期,而中部、西部还是中期或初期,总体的判断应该认为中国的工业化大概是中期,后面还有很大的发展纵深和空间,这个纵深空间在实际发展过程中,表明中国一定要在把城镇化、工业化配上市场化,这是已经不可逆转的了,但总体来说,很难设想已经形成的,全中国一亿以上的群体不让跟着市场化走。

还要加上义无反顾全面开放的全球化,以及现在必须顺应的“互联网+”为代表的高科技化,当然还要明确匹配上大家力求的依法治国的民主化、法制化,这是在中央的战略设计上是表示出来的,非常重要的趋向。这几个趋势合在一起,表现的是中国弥合二元经济,是中国最大规模人口国家必须完成的历史过程。这就是世界潮流浩浩荡荡,内涵的大的趋向。这些趋向合成一股合力的时候,无论你现在感受到多少短期、中期、不确定性,长期是中国一定要完成这样一个几化合在一起的过程。

    同时,大家不要忘了,还有开放条件,可以按照自己的偏好,试探着在开放方向上,你想在海外做什么配置?这个通道虽然现在有可能严加管束,但是仍然存在。无非是看你自己的偏好,在有所作为的这方面,你内心是想更多在本土,还是见好就收,在外面更多去享受生活,这个不可一概而论。但是总体来说,这个空间显然是存在的,不论多少不确定性,这个空间是摆在大家面前的。无非是顺应需要,中央讲要满足人民美好生活的需要。大家谈的是你能不能适应社会成员里老人的需要,比如说养老,比如说儿童的需要,中国已经有世界工厂的实力,你能不能走到微笑曲线左右高端上的回报,满足中国女士的需要,你有没有可能帮着在中国女性化妆品和时尚用品或者女性服装这方面,创出名牌,取得自己投资相当有吸引力的回报,至少有这个可能性。当然你要对应中国的男士,我觉得也有可能找到突破点的地方。男士现在不光需要什么西装、领带、腰带,谁要在中国市场上男士保健品这方面,打开一个突破点,这是一个假设。当然,你在发展过程中,你要想想怎么样得到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给你配的政策扶持,政府碰到支撑你的时候,一支撑起来也是很有劲的,当然要注意,里面可能伴随着另外的不愉快和风险。如果在这里面,就按照风投、天使投资来投,一定是在这方面很有可能得到自己奋斗回报的结果。   

    曲  越:非常感谢贾老师,说得很中肯。我简单总结一下,在纷纭复杂财经资讯的背后,大家看更长远的趋势,中国几个趋势叠加起来,就是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所以大家要顺势而为,不需要在诸多不确定中混乱。

    管清友:我讲三个方面,我原来主要做投资,感触挺深的。第一是形势,第二是理念,第三谈一谈选择。形势,长期来看,大家确实没有问题,因为中国回旋余地太大。短期来看,大家确实遇到一些困难,外部大家看到贸易摩擦、贸易战,大家要学会回避风险,做好风控。大家无论是自己还是选择资产管理机构,一定不要看它跌多少钱,看它的风控。这是专业投资者和非专业投资者最大的区别。同时,监管环境的变化,对于整个资产管理行业的生态,无论做一级市场投资还是二级市场投资,全发生变化,大家自己也去研究,你要了解你选择的机构,你的机构也要了解你们的一些投资人的想法。

    第二,观念。我今天下午在财富指数发布的会议现场,我就举一个例子,冯小刚导演拍的《1942》那部影片里面一个场景我印象特别深,张国立扮演的老东家,老板,因为逃荒,天灾人祸没有办法,走在逃荒的路上。他当时跟他的伙计长工说过这样一句话“等到那边风调雨顺了,再回去,三五年以后,我还是你们的东家”。什么意思呢?他回去,他还能做东家,一无所有,他还能做东家。他这些长工,大家说员工吧,回去还是员工。大家说差别在哪里?在这里,所以下午我说无论是自己的经营还是财富管理,一定要有富人思维,不要从众。大家从小父母教给大家的东西其实都是错的,让你节衣缩食、量入而出,其实投资上都是错的。一定要学成功的投资者,他们的经验特别精髓。你也要向自己学习,我过去怎么做企业能成功的,就是我自己特别能,还是因为赶上好时候,还是因为什么原因?大家也要向自己学习。

     第三,说一说选择。大家怎么选?下午我也提到一句话,投资肯定有风险。因为风险和收益是匹配的,高风险、高收益,中国人向来只接受高收益,从来不接受高风险,这种理念本身是错的。第二个,投资确实有风险的,但在今天这样一个时代,不投资才是最大的风险。

    大家做投资,当然要选择比较好的机构,有信誉的,过去收益率比较平稳的,不要选择那些在最近几年收益率特别高的,我告诉你,那个坑特别多。我告诉你,一定要选择过去几年收益率特别稳健的,不是比谁的收益率高,而是比谁活得更长。大家选择哪些行业?第一位就是消费升级;第二个阶段就是产业整合,这个也非常重要。中国正在经历一个波澜壮阔产业整合大周期,确实到了转型升级的时代;第三比较重要的,就是技术驱动。2018年是中国新经济元年,这里面要涌现一大批也许是大型的技术,也可能是行业隐形冠军,很多细分的行业,他们叫“黑科技引领”。

    曲  越:感谢管老师,接下来是任总,相对前面两位老师,他们是学术和理论派,任总始终在中国改革和实践大潮中,几乎见证了中国金融成长整个一段历史。下面请任总从实践角度谈一谈对这个问题的看法。

   

    任  劲:首先代表主办方,表示对各位在周末,在青岛能够参加大家这个活动,再次表示感谢。

实际上2018年,刚才两位专家也说了是一个比较特殊的年份,2018年正好是大家改革开放的40周年,中国经济在过去这40年应该说有着非常快的增长速度。大家的经济总量已经在几年前就变成了全球第二位。伴随着经济的这种成长,实际上大家的财富也在不断地增加。所以我自己想表达的一个意思是说,大家要感恩,要感谢这个社会,这个发展,这个进步,给大家带来了今天财富的积累,今天大家能有机会坐在一起共同讨论未来怎么样使得财富更多、更好的增加,更好的成长。

在这个感谢、感恩的背后,实际上是有这么一个逻辑,就是说大家财富的这种积累,实际上是跟整个社会、跟整个国家、更整个大势,是相关联的。中国的经济有着过去两位数的成长,到现在最近几年是一个叫新常态,虽然6.5%、6.7%,依然在全球增长速度还是挺快的。那大家靠的是什么呢?我想这个逻辑上面,实际上刚才贾老师说的是一个全球化的分工,加入了WTO,改革开放40年如果再早一点,是农村最早的一个生产力的解放,承包制,使得积极性、热情都得到了一个释放,再到城市改革,再到整个市场化,到了2001年大家加入了WTO,参与一个全球化的分工,大家利用一个是广大的市场,一个是比较低价的、丰富的劳动力资源,所以大家变成了一个世界工厂。

    到了2018年,40年,大家刚才也谈到了一个焦虑,大家会看到,中国经济也是积累了一些矛盾,债务的矛盾,所以要去杠杆,在金融领域,大家也积累了很多的风险,所以要出资管新规。大家最大的经济上面的贸易伙伴美国,实际上现在也是有一些摩擦,大家7月6日说有一个贸易战。同时,大家经济发展过程中的有些制约因素。

    所以我想在未来的一个大势,全球化、经济发展的趋势是不能逆转的。这个过程中,2018年恰恰发生的这些事件,给大家敲了一些警钟,让大家更加警醒,让大家重新思考未来增长的一个模式,怎么样能够更实,更加踏实的,更加依赖,挖掘大家内在内需的一些市场,来满足大家自身发展的需要。

未来的中国经济,我希翼是更多是市场配置资源,而减少政府的干预。在这个过程中,我觉得大家的民营资本会发挥越来越大的一个作用。我相信这是在本世纪这几十年里面,未来可能大家会看到这个趋势,我觉得这个不是以任何人的意志为转移的。实际上在过去这40年的发展过程中,民营经济对中国经济成长的贡献,比重是越来越多的。未来靠什么?靠民营的资本。怎么样把大家手中的财富通过大家专业的机构,把它变成一个资本,投资到社会中有潜力的行业中去,有发展前途前景的这些企业中去,保证大家经济的成长。

  

    曲  越:谢谢任总,就是在大家这样一个历史节点上,新旧动能已经到了必须去转换的拐点,由原来的出口,大家更多的转向了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就是人民消费蓬勃发展的需求,它会推动很多新兴产业和民营企业起来,这个过程中大家积累的财富应该到最需要的地方,最有未来的地方,所以任总说的是这样一个未来不可逆的正循环。

    回到大家讲到内需,消费升级,所有这些最热的词,都离不开投资,离不开大家积累的储蓄,积累巨量民间的财富和在企业里的财富。那财富需要长久能够保值增值,但是最近大家看到,可能受到一些国际上各种黑天鹅、灰犀牛,刚刚贾老师提到的,大家看到很多的配置,包括A股市场,包括汇率、包括债市,还有日常的楼市,都在剧烈波动,那出路在哪儿,方向在哪儿,给大家有什么样的建议?

    贾康:我觉得你如果对高科技感兴趣,可以加盟,Tencent也好,阿里也好,都是在加盟,都在布局。有些东西也可以模仿。你在这里面,不同的偏好,你投资的时候,跟着大潮流走,大家一起来赚钱,还是满足人民美好生活需要。

    另外一些地方,我是觉得心里要有数,我前面特别强调,城镇化还有很大的空间。还是回到我之前的认识框架,风云变幻当中,看到中国经济还有这么可观的发展纵深和空间,还有这样的成长性,看到世界实际上都盯着大家市场潜力和机会,那大家本土的人,为什么不在这方面积极寻找适合自己的风险偏好机会呢?

    曲越:感谢贾康教授,逻辑非常清晰,就是从更长远看,因为中国经济长期向好的基调大家不怀疑,所以所有的大量资产配置在短期的波动,长期依然是一个向上的曲线。作为投资者,大家需要做的是放更长的线来钓更大的鱼,大家用时间和耐心来平滑这中间的波动和风险。接下来大家再有请管总。

    管清友:不投资当然是最大的风险。股票我觉得是这样的,我建议大家在内外因素没有稳定之前先看。债券市场,今年肯定比去年好,收益率已经下来了,但是也不会太大。汇率市场,我觉得不用太担心,因为人民银行对于汇率的把控力、掌控力还是比较强的。

    曲越:谢谢管老师。下面有请任总。

    任劲:还是说说股市吧,大家也都知道,2007年经历一年牛市,很快碰到股灾,最高的6124点,跌到现在的,十年过去了,还是在3000点,现在又跌到2700、2800。美国也是次贷危机,美国股市次贷危机的时候,从14000点当时跌到差不多一半,跌到大概六七千点。但是十年以后,现在美国的股市多少?26000点。中美贸易战,中国是跌,美国股市还在涨。

   你去看一看美国股市市值最大的这些前50家企业是什么样的企业,再看看大家国家市值前50的,你会发现大家是金融、银行、保险、房地产、白酒这些比较传统的行业,大家恰恰缺少一些科技型的企业。美国你说前十大的,既有传统行业,也有像FaceBook,也有像AMAZON这样的科技企业,GOOGLE这些企业。所以大家这个资本市场在给培育创新型企业这方面,做的是远远不够的。这也是大家跟美国的一个差距。  


北京市朝阳区向军北里28号院瀚海学问大厦

400 010 6886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